【明星三缺一好友廳連線對戰】 94歲藍天野再導《吳王金戈越王劍》,幕后情誼深故事多 -明星三缺一儲值優惠價格

開心鬥一番 <!–enpproperty 346678962021-03-08 09:26:22.094歲藍天野再導《吳王金戈越王劍》,幕后情誼深故事多藍天野,金戈越,王劍,吳王金戈越王劍,白樺28758明星三缺一/enpproperty–>

  2020年10月,93歲的老藝術家藍天野在北京人藝舞臺上連演11場3個半小時的大戲《家》,依然“不言別”。從去年12月開始,一直到今年3月,藍老又天天“泡”在人藝排練場里,復排經典劇目《吳王金戈越王劍》。3月4日,這部由著名劇作家白樺編劇,藍天野、劉小蓉導演,濮存昕、盧芳、荊浩、鮑大志、鄒健、原雨、張福元等人藝名角主演的歷史大戲,以全新陣容和魅力再次被搬上首都劇場的舞臺。

  “以史為鑒,可以證心”,這部藍天野以94歲高齡重執導筒的劇作,既凝聚著他與已故老友白樺之間惺惺相惜的深厚情誼,也深切地表達了兩位老藝術家熱血丹心、肝膽昆侖的家國情懷。

  史春陽 攝

  94歲藍天野哽咽憶老友白樺

  1983年,劇作家白樺受藍天野邀約而創作的《吳王金戈越王劍》首演,呂齊、鄭榕、狄辛、修宗迪、童弟、羅歷歌等一批當時北京人藝當家名角主演,連演73場,大受關注,但也因歷史原因而被迫停演。2014年,87歲的藍天野再當導演,首選復排該劇。決定演出計劃的那一刻,藍天野興奮得立刻打電話給白樺:“北京人藝今天做的決定,復排《吳王金戈越王劍》!”電話的那頭,白樺愣住了,他沒想到,30年之后,這部作品竟然還有機會重現舞臺。演出時,藍天野特意請白樺從上海到北京來看戲,二老相攜走進劇場時,觀眾席響起熱烈的掌聲。今年,再次復排上演的《吳王金戈越王劍》剛一開票,8場門票就迅速售罄,很多年輕觀眾都對這部作品充滿了關注和期待。

  “幾乎所有劇種都演過‘臥薪嘗膽’,但白樺不是重復這一題材,他寫了一個很不一樣的故事,他寫了家國情懷。”藍天野認為《吳王金戈越王劍》這部作品之所以能夠具有跨越時代的魅力,在于該劇不是簡單著眼于“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的傳統敘事,而是將視角對準了紛爭背后復雜的人性,講述越王勾踐臥薪嘗膽、忍辱負重,終于完成復國大業后,卻昏庸無道,背離人民,重蹈吳王的悲劇。正如學者朱棟霖所評論:“白樺以其深刻的思想之光,燭見了往昔歷史之幽暗深邃,在刀光劍影血雨腥風王權更替的歷史迷思中揭示出互為關聯、不可逃遁的命運操縱……話劇的真正魅力來自獨創深刻的思想,有時代憂患意識的獨到思想、鞭辟入里的剖析賦予戲劇藝術以靈魂與魅力。”

娛樂城   說起飽經人生滄桑的老友白樺和這部歷盡坎坷的作品,94歲的藍天野有些哽咽:“白樺寫這個戲,有一種濃濃的家國情懷。前幾年他去世的時候,我寫了一篇文章,說他‘一是有才,二是愛國。’我們今天復排這個戲,要傳達給觀眾的,不是這個戲怎么好看怎么美,而是想要引起觀眾的思考,思考家國情懷。每一個人都應想一想,我們這個國家應該怎么發展?自己在國家發展的進程中要做些什么?”

  濮存昕“范蠡”變“越王”致敬呂齊

  和《吳王金戈越王劍》上輪演出相比,本輪演員陣容做了不小的調整,并且經歷了兩個多月的精心打磨。上一輪演出中扮演范蠡的濮存昕,此次挑戰越王勾踐這一復雜多變的角色,讓一個集卑躬屈膝、口是心非、驕奢淫逸和忍辱負重、勵精圖治、精通權謀于一身的狡詐君王的藝術形象鮮活地出現在舞臺上,令人驚喜贊嘆。濮存昕表示,這也是為了學習和致敬曾經塑造過這個角色的老藝術家呂齊老師。

  原本扮演勾踐的鄒健則生動演繹了代表民眾的更孟老頭兒。新加盟該劇組的人藝優秀演員荊浩、原雨,分別扮演深謀遠慮的名臣范蠡和美麗聰慧的美女西施,二人之間深深吸引又必須隱忍克制的復雜情感,堪稱劇中最浪漫動人、詩意盎然的篇章。扮演越王王后的盧芳、扮演吳國老臣伍子胥的張福元、扮演越國重臣文種的鮑大志等資深演員,都以精湛的表演帶給觀眾享受與思考。今年剛剛從北京人藝表演培訓班畢業的一批年輕新秀,也加盟到該劇組,為該劇注入新鮮血液。

  劇中的詩化臺詞是其一大藝術特色,對每位演員都提出了挑戰。藍天野表示:“我們要讓演員既能表現出臺詞中詩的韻腳和韻律,又不能有朗誦的感覺,而是說出屬于舞臺人物的話。”整個作品呈現給觀眾的是獨特的文本視角、多元的人性表達、細膩的舞臺處理和深刻的意象主題的完美結合,同時也是對北京人藝戲劇民族化的繼續探索與實驗,讓人感受到具有中國民族審美的寫意美學在舞臺上表現出的魅力。

  因此,該劇雖然是經典復排,但依然活躍在劇場里的藍天野寶刀未老,熱血仍在;而《吳王金戈越王劍》這部作品,也依然以其令人稱道的藝術和思想在舞臺上閃光,受到今天觀眾的尊重與喜愛。

  幕后花絮

  藍老親筆提名劇目 親自示范演員表演

  雖然已經94歲高齡,但藍老無論身體還是精神狀態都令人驚嘆,甚至讓年輕演員們都自愧不如。兩個多月每天從下午到晚上的高強度排練,把一些演員都累病了,但藍老卻每天都精神飽滿,不見絲毫疲態。就連晚飯休息時間,他也不要劇院把晚餐送到排練廳,而是堅持到人藝食堂用餐,邊吃邊和大家溝通交流。

  《吳王金戈越王劍》排練時,藍老經常親自為演員們示范。扮演西施的演員原雨透露,藍老不僅手把手親自教她西施劃船的形體動作,還會特別提醒她注意如何高級地表現人物內心:“我有時演著演著就悲傷進去了,但爺爺特別不希望我表現悲傷,而是讓我用輕松一些的方式,眉毛也要舒展開一些。因為我越用故作輕松的方式表現悲傷,觀眾才會更加更到人物的難受。”

  

  之前曾在話劇《家》中和藍天野同臺合作過的荊浩,此次在劇中扮演范蠡。第一次參加藍天野導演的作品,他坦言道:“和爺爺一起演戲,與被他導戲,完全不是一種感覺。爺爺當演員時,跟他在一起覺得很輕松;但他做導演,對演員要求非常嚴格,內心對每個角色都有很強的想法,他有時會給我們示范,但我無法完全演得像爺爺一樣,所以必須要搞清楚爺爺為什么要這樣塑造人物,再用自己的方式把人物演出來,看看能否達到爺爺的要求。”首次出演古裝劇的荊浩還表示:“演古裝劇無論形體還是臺詞都有很大難度和挑戰,演成濮哥那樣瀟灑自如的狀態真是要下很大的功夫。”

  藍老對《吳王金戈越王劍》這部作品充滿感情,擅長書畫的他不僅為題寫了劇名,還在后臺的小黑板上親自書寫了“演出場次牌”。該劇將從3月4日演至3月12日 ,每場演出,藍老都會坐鎮現場,為演出嚴格把關。(記者 王潤)

[
責編:張曉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