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三缺一好友廳連線對戰】 阿朵:要讓未來民族音樂被世界看到 -明星三缺一儲值優惠價格

<!–enpproperty 346524542021-03-01 14:53:13.0阿朵:要讓未來民族音樂被世界看到民族音樂,阿朵,回歸純粹,千戶苗寨,音樂人28758明星三缺一/enpproperty–>

  2月23日《人民日報》推出民族文化紀錄片《一個都不能少》。紀錄片中,著墨關注并記錄了三個人及其背后群體所經歷的故事——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區丁真、廣西南寧壯族古籍保護工作者、貴州千戶苗寨阿朵與其帶領的未來民族樂團,這支視頻向人們講述了他們在堅守、創新、傳揚民族文化方面所做的努力。

  回歸純粹 阿朵用五年時間扎根于傳統文化

  2012年以前,或許很少有人比阿朵更符合娛樂圈關于“紅”的定義——春晚舞臺上以一首《卡門》爆紅,迅速成為國內公認的初代唱跳歌手;拍攝雜志封面,3天狂賣50萬冊;連續3年登上《福布斯》中國名人榜。

  然而就在2012年,活躍在各類資訊頭版頭條上的阿朵突然淡出娛樂圈,消失在大眾視野當中。此后將近五年的時間里,阿朵將自己同喧囂的娛樂圈剝離開來,回歸于生活本身。她在大山中與當地人一起種地一起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因為我想知道所有的這種傳承的音樂,他們是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會唱這樣的歌,會跳那樣的舞,用什么樣的歌在戀愛,在生活,在生老病死的時候用這樣的傳統文化來表達他們一切的情感。”阿朵把自己藏到了最原生態的生活中,去感受去汲取著深深扎根于這片土地的傳統民族文化。

  正如阿朵所說“如果你沒有看到我向上伸長,我是在向下扎根”。在這五年期間,阿朵學習蘆笙、苗歌、水腔,也成為了湘西苗族鼓舞武術鼓非遺傳承人;與此同時,她也結識了許多民族音樂人,他們也都成為日后阿朵制作新民族音樂的重要合作伙伴。

  驚艷世界 阿朵帶領新民族音樂不斷向上生長

  2017年,阿朵帶著新民族音樂重新回歸大眾視野,她帶領電音制作人馬RS、苗族蘆笙傳承人央格里、苗族水腔傳承人龍仙娥、苗族情歌傳承人蝶長以及布依族傳承新聲代吳漸等人創立“生養之地”廠牌,并成立子廠牌未來民族及同名樂團,匯聚了一批非遺文化傳承人及優秀制作人,致力于非遺文化的傳承與宣傳。過去五年的積累與扎根終轉化成向上生長的力量。

  從山中走出來的阿朵,不僅懂得了如蘆笙、苗鼓等多種民族樂器的運用,還將山間的花鳥蟲鳴、傳統農具的聲音、甚至谷子落在笸籮上的聲音,都被加入到流行音樂中,大大擴寬了聲音的可能性與豐富性。阿朵也邀請到陳偉倫、方大同等諸多優秀音樂人,與央格里等民族音樂人聯合制作,反復打磨出 娛樂城 第一張新民族音樂專輯《死里復活》從音樂到審美再到表演形態,阿朵賦予了民族傳統藝術的破繭新生。

   鬥陣歡樂城 2018年,阿朵在瑞士達沃斯獻演中國新·民族音樂節目《生養之地》有機融合了苗族鼓舞武術鼓秀、苗族蘆笙演繹及苗族深山水腔,讓苗族音樂與中國民族文化驚艷了世界舞臺;2020年,阿朵在現象級綜藝《乘風破浪的姐姐》初舞臺以一首《扯慌哥》讓全國觀眾認識到新民族音樂的獨有魅力!

  民族即是未來 傳承與發揚是一種使命

  在問及從流行音樂轉向新民族音樂的契機,阿朵將原因歸之為“一種使命感”,她想讓大家看到傳統與未來、民族與時尚的融合,想讓年輕人對這片土地上的音樂與文化產生發自內心的民族認同感。“讓民族音樂以這樣的形式讓更多人看到,被大多數人喜歡、產生共鳴,甚至變成流行音樂,這方面我覺得我可以做,而且能夠做出彩。”她補充道。

  “新民族音樂的發展大不大?會很大,而且我知道它發展越大越有影響力,會為我們華語樂壇帶來一些意義。所以我才會放下過去那么多年打拼得來的豐收結果,放棄那一切來做現在正在做的、更難的、更不容易的、付出代價更多的新民族音樂。”2017年至今,阿朵帶領著未來民族樂團將非遺傳承與流行音樂相結合,從大地中汲取養分,將民族音樂與世界分享,助力民族文化的傳承與發展。

  阿朵與未來民族樂團在流行元素與非遺藝術所進行的大膽創新與嘗試,以及最終呈現的新民族音樂的品質,及其對外宣傳與推廣已取得的成果,無疑是一次對民族音樂和民族文化成功的堅守、創新和傳播;與此同時,阿朵也影響著越來越多人對傳統民族音樂的關注與創新,推動著音樂產業的全新發展方向。

  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和根基。文化自信的增強,需要更多像阿朵一樣沉下心的音樂人,回歸民族音樂本身,到民族文化的土壤中去尋找靈感,承擔起民族文化的傳承責任,讓民族音樂被世界看到和認可。

[
責編:楊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