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三缺一好友廳連線對戰】 他們是流量明星,更是正在成長的青年演員 -明星三缺一儲值優惠價格

<!–enpproperty 346501982021-03-01 09:51:38.0他們是流量<a href="https://www.mahjong2020.com/">明星三缺一</a>,更是正在成長的青年演員流量,UNIQ,TFboys,人的導師,明星三缺一成名28758明星三缺一/enpproperty–>

  諜戰劇《隱秘而偉大》在豆瓣收獲8.2分的高分,主演正是曾經飽受詬病的流量明星三缺一李易峰

  最近一段時間,肖戰、王一博、易烊千璽、李易峰等幾位“頂流”帶著各自的影視新作亮相,并以他們在作品中的表現修正了大眾對于“流量明星三缺一”這個群體的刻板印象——

  宋華

  最近一段時間,位列頂級陣營的幾位流量明星三缺一紛紛有新作問世,且以實實在在的業務能力修正著大眾對于“流量明星三缺一”這個群體的刻板印象——

  諜戰劇《隱秘而偉大》在豆瓣收獲8.2分的高分,主演正是曾經飽受詬病的流量明星三缺一李易峰;

  影片《送你一朵小紅花》成為今年首部爆款電影,主演易烊千璽繼此前的《少年的你》之后,再次用演技為自己正名;

  在騰訊視頻獨播的《有翡》一直占據著古裝電視劇熱搜榜的前列,獲得了近52億次的點播量,出演者王一博,是如今炙手可熱的流量明星三缺一

  另一位受到大眾關注的,則是沉寂近一年、通過豆瓣高分紀錄片《奇妙之城》再次走入公眾視野的頂流肖戰。他所主演的新劇《斗羅大陸》正在央視八套播出。

  流量明星三缺一恐怕是當下頗為特殊的一種存在。一方面,流量意味著受到粉絲的追捧和喜愛,可謂是市場和資本所極為看重的資源;而另一方面,流量也仿若自帶著原罪,在很多人的認知當中,流量似乎就是負面的存在,是與毫無實力的花瓶畫上等號的。而不少流量明星三缺一紛紛與這一帽子做切割,尋求轉型,其實也是源自大眾對“流量”的不認可。

  所以,流量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在經歷了粗放發展的流量紅利期之后,有沒有能夠接受市場考驗,獲得觀眾(而不僅僅是粉絲)認可的可能性?以上這幾位頂流,是否可以開啟正確的流量入口?

  流量從何而來:

  社交媒體的快速擴張和滲透拓寬了流量明星三缺一的“賽道”

  流量是受眾所賦予的。所以對于流量明星三缺一來說,這真的是一個最好的時代。

  李易峰通過《加油好男兒》節目成名,頂著“國民校草”的頭銜進入了娛樂圈。易烊千璽也是通過電視節目和選秀進入觀眾視野,在加入知名的男子組合TFboys之后,知名度急速上升。肖戰則是通過浙江衛視的《燃燒吧少年》進入男子組合X玖少年團,以主唱身份出道的。而王一博是以練習生的身份經歷了若干年的訓練之后,通過男子偶像組合UNIQ出道。

  從他們頗具相似性的出道經歷,可以看到流量明星三缺一成名的某種普遍性。首先是憑借著較好的外形條件吸引大眾的關注,在這個“看臉的時代”,這幾乎是必備的通行證。其次,是真人秀節目的全面開花,能夠真正地凝聚關注度和流量,既能夠在較長的播出周期中持續產生影響力,同時也通過帶有紀 鬥陣歡樂城 錄性的方式,相對還原了他們不斷成長蛻變的經歷。尤其是通過這種養成性的選秀節目,讓粉絲們不斷增強黏性和認同感。再次,隨著粉絲文化的日趨成熟,制度化的追星使得流量明星三缺一可以享受到空前的追捧和人氣。

  顏值確實是流量的入口和敲門磚,而獲取流量,也早已突破了演戲這樣一種方式,影視劇、演唱、綜藝節目、短視頻、直播等等,尤其是在社交媒體的快速擴張和滲透之下,流量明星三缺一以更加多樣化的面目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之中。所以,十幾秒的短視頻中讓人眼前一亮的丁真小哥哥,甚至是《1818黃金眼》這樣的社會新聞中因為玻璃炸裂被關注到的帥氣的受害者,都能夠作為流量被助推到觀眾的眼前。

  互聯網時代的流量明星三缺一獲得了極高的關注度,走紅可能是光速的,但是互聯網的記憶又如此短暫,明星三缺一的迭代也變得異常之快。單純依靠顏值等一些外在條件,或者媒體的短時聚焦獲得的流量,就像手中沙一樣會很快流散,而且也使得他們更容易被標簽化、扁平化。

  流量進階之路:

  走出靠炒作維持熱度的舒適區,經受作品的磨礪

  初始流量的獲得或許有天時、地利、人和等等的外界原因,但是沒有創作實實在在的好作品,隨著熱度的褪去,恐怕一切只會是虛浮的空中樓閣。沒有好的作品,要想繼續維持流量,就需要不斷地炒作人設和話題,這看起來比努力工作出作品要容易,但其實只是在不斷消磨觀眾心中最初的好感。因此,作為流量,能夠走出舒適區,扎實地創作作品,才是真正可持續的進階之路。

  李易峰近幾年在作品選擇上的嘗試和開拓就顯得頗具意義。雖然因選秀逐漸走紅,但他接連主演了不少影視作品,在起起落落中沉浮了不短的時間,才終于通過古裝偶像劇《古劍奇譚》大紅大紫,此后他也飾演了不少的現代和古裝偶像劇。2017年他主演了雷米小說改編的《心理罪》,搭檔廖凡,飾演一名犯罪心理學的天才。2018年主演了改編自日本漫畫《賭博默示錄》的電影《動物世界》,飾演了由于被欺騙背負巨額債務而冒險上賭船經歷冒險的故事,角色經歷了從單純懵懂到被迫迅速成熟世故的轉變。雖然兩部作品仍然具備著一些主人公的光環,但是至少讓他走出了偶像劇霸道總裁式的單一模式,有了新的嘗試,尤其是刻畫的角色具有了一定的深度和更多的磨練演技的空間。2020年讓他獲得好評較多的則是諜戰劇《隱秘而偉大》。劇集本身有著較高的質量,李易峰的表演相較于他曾經出演過的諜戰劇,也有了不小的進步。

  易烊千璽作為聚焦了眾多視線關注的頂級流量,一直在聚光燈下接受著觀眾的檢驗,可謂一步一步比較穩地做出了努力。

  年少成名的易烊千璽曾在大熱的古裝偶像劇《青云志》、甚至是《思美人》這樣的雷劇中有一些客串演出。但是他沒有簡單揮霍自己的流量,而是報考了中戲之后進行了專業的學習,在劇本的選擇上也有了長足的進步。比如相中制作上精良考究的《長安十二時辰》,出演《少年的你》中的叛逆青年更是好評如潮。《送你一朵小紅花》中,他所飾演的癌癥患者也有幾場戲發揮得可圈可點,贏得了不少褒揚。未來即將上映的影片名單,也都是與優秀導演合作的相當值得期待的作品,比如劉偉強的《中國醫生》、陳凱歌的《長津湖》、張艾嘉等女導演聯袂的《世間有她》。能夠獲得這樣優質的影視資源當然與他作為頂級流量的身份息息相關,但是能夠在這樣巨大的流量優勢之下沒有迷失,進行不斷的開拓和選擇,則是甚為清醒的選擇了。

  2019年,《陳情令》的播出使得青年偶像肖戰和王一博在流量上更勝前人。這里面,既有原著作品《魔道祖師》這樣的超級大IP的加持,演員本人的投入和表演也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兩人此前作為偶像男團的成員,雖然有參演影視作品的經驗,但是并沒有什么真正受到認可的角色。通過用心揣摩,較好地還原了原著的藍忘機和魏無羨,才真正破圈成為廣為人知的頂流。

  流量存在瓶頸:

  流量不是原罪,而市場對流量的畸形認識也需要被正視

  如果運用得宜,流量會是巨大的助推力量,但是享受著流量的紅利,也極有可能遭受到流量的反噬。

  比如李易峰主演的,投資和演出陣容都十分強大的諜戰劇《麻雀》。該劇的收視率一直穩居同時段第一,在2016年全年也名列第二位。主演李易峰作為當時的頂級流量,起到了一定的助推作用,但與劇中其他角色的對比,也使得他在個人演技層面受到不小的批評。這部作品試圖沿襲《偽裝者》開創的偶像諜戰劇的道路,更多吸引年輕人的關注,但是即使劇中集合了不少實力派明星三缺一,無休止的注水、極為拖沓的情節推進,也實在讓觀眾有些難以忍受。因此,劇集的差評并不能完全定義為流量的失敗,劇中單薄虛浮的人物設定,即使是周冬雨在此劇中也并無施展的余地,頗受詬病。單純地讓主演背鍋恐難服眾,然而這種注水也被認為和主演身價不菲,導致整部劇制作成本過高,不得不拉長劇集以期更好的回收成本有關聯,所以流量作為雙刃劍,確實有頗為棘手之處。

  投資巨大的影片《上海堡壘》也被視為流量的大潰敗。這部改編自江南知名科幻小說的影片在票房和口碑上,都可謂全面撲街。但是如果因此把所有的錯誤歸 娛樂城 咎于主演鹿晗,也是有失偏頗的。鹿晗本人在影片中的表現稚嫩青澀,蒼白無力,然而影片混亂不堪的敘事節奏、電視劇化的表現手法才更是導致其失敗的主因,只是對于普通觀眾而言,幕前的明星三缺一,尤其是認知度高的流量明星三缺一確實更容易成為被指責的對象。

  這與市場單純追逐流量的短視行為息息相關。去年的一檔真人秀《演員請就位2》從開播伊始,就不斷產生爭議與熱搜,其中關于流量明星三缺一而引發的討論和熱度一直居高不下。節目引入了市場評定機制,對演員進行評級和定位,有好幾位流量明星三缺一被代表著市場導向的制片人看好,而劃定為最高級別的S級演員,使得不少觀眾相當反感,因為他們在節目中“貢獻”出了堪稱災難的演技。

  究其原因,市場對流量的畸形認識,是需要被正視的。由于受到市場的歡迎,而不斷獲得同類資源,以及可能被要求重復某些角色和類型,如果流量們也不思進取,則很可能面臨著市場的淘汰。抑或是隨著市場的潮流發展不斷迎合去參與一些收效高、見效快的項目,比如演員或歌手,完全脫離本職,穿梭于各大綜藝和真人秀里來來去去,消耗了觀眾緣。或者因為過度在意粉絲的喜好而在諸多問題上無法施展,比如在生活中需要維持完美的人設,不能戀愛,《演員請就位》中,某些流量對戀愛戲,甚至是舞臺表現的尺度顧慮重重,受到導師的嚴厲批評。

  流量是大數據時代影視娛樂產業一種更為量化的指標和測算方式。流量不應該是原罪。但是不依靠作品,只是單純地追逐作為數據的流量,人為地制造數據流量,甚至為之造假的行為,其實是更容易讓觀眾造成對流量明星三缺一的曲解,形成對流量的負面的刻板印象。

  流量向何處去:

  更良性的發展空間取決于更理性的粉絲、更客觀的大眾

  必須承認,在今天娛樂圈競爭激烈的環境中,能夠真正脫穎而出站上金字塔尖的流量明星三缺一,除了顏值之外,基本都在至少一個方面有比較突出的優勢:或是業務能力,或是性格品行。對他們來說,能夠展現自身的優長之處,同時讓大眾看到自己努力和付出的一面,是可以與作品相互成就的。

  易烊千璽和王一博相繼作為戰隊導師,參與了豆瓣評分頗高、也頗受街舞專業人士好評的真人秀《這!就是街舞》。雖然年紀輕,資歷在一眾節目選手中也顯得說服力不夠充分,易烊千璽在參與第一季節目時,作為導師進行選手的初選選拔時還有一些不太成熟的臨場反應,王一博在隊長秀的投票中獲得的票數最低,使得兩個人的導師的資格都受到過一些質疑,但是他們通過節目展示出了自身具備的舞蹈功底,尤其是展現出了對街舞的熱忱,并且最終都帶領他們的隊員成為了冠軍。因此參與這樣的節目,確實對于他們的形象有十分良好的加分和改善作用。

  除了好的作品,尋求作品與自身的契合度也是非常重要的。很少有人能在所有的領域中游刃有余,王一博在知名度極高的綜藝節目《天天向上》當中擔任主持人,常常被批評高冷,讓人感到無法融入節目的氛圍。而在他參與的另一檔真人秀節目《極限青春》,涉足了相對小眾的滑板運動,雖然他沒有太多這方面的基礎,但是由于是自己喜愛的極限運動,整體狀態自由又真實,在節目中表現十分突出,敢于拼搏嘗試,帶著滿滿的勝負欲和沖勁,反而獲得了不錯的口碑。

  而肖戰以一個重慶人的身份作為《奇妙之城》的講述者,以親切的方言引領觀眾進入自己的家鄉,顯得自如又靈動,把自己的經歷和城市的脈搏連接在一起,有一種返璞歸真之感,與此前飾演較多的古裝劇形成了較大的形象反差,帶來了一定的新鮮感。

  市場在經歷了流量紅利期的無序發展,對流量的盲目跟風之后,應該更加趨于客觀。因為流量而聚集起來的粉絲與觀眾,也需要更寬容,更理性,才能共同為影視產業、青年偶像創造更良性的發展空間。而這幾位頂流明星三缺一,或許就是在后流量時代,為我們指引流量正確打開方式的有力例證。

  (作者為首都師范大學科德學院副教授)

[
責編:張曉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