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昌勝:真實呈現比夸張表達更有穿透力

【明星三缺一好友廳連線對戰】 梅昌勝:真實呈現比夸張表達更有穿透力 -明星三缺一儲值優惠價格

<!–enpproperty 345748192021-01-27 05:32:28.0梅昌勝:真實呈現比夸張表達更有穿透力梅昌勝24108光明日報光明日報/enpproperty–>

  【走近文藝家】

  作者:褚詩 娛樂城

  擔任湖北省舞蹈家協會主席的他,不僅是業界知名舞蹈藝術家,更將藝術觸角伸向音樂劇、話劇、歌劇、地方戲曲等不同領域,創作出《荷花賦》《大三峽》《王昭君》等經典作品。他擅長挖掘本土文化素材,其作品就像他那濃濃的鄉音一樣,散發著明顯的荊楚特色,滿載著對本土文化的深情厚誼。

梅昌勝:真實呈現比夸張表達更有穿透力

梅昌勝近照  光明圖片

  “我不愿意重復別人,更不愿意重復自己,我希望自己的每一部作品都獨一無二。”2020年12月初,音樂劇《太陽照在屋頂上》在湖北恩施公演。這部扶貧題材劇跳出了同類題材的老套路,沒有正面聚焦扶貧干部、大學生村官等群體,而是劍走偏鋒,用一個丑角來支撐全劇,把大家主觀意識里認為不可能是男一號的角色拿來作為核心人物。

  本已脫貧的“田根生”眼饞精準扶貧政策,起了歪心思騙取了貧困戶的身份。在一連串讓人啼笑皆非的戲劇沖突中,“田根生”終于在扶貧干部等人的幫助下挺起了腰桿。這樣的人物和情節設置與總導演梅昌勝在扶貧攻堅一線采風時的見聞十分一致。

  多年的采風和創作實踐讓梅昌勝認識到,現實生活是復雜的,生活中的人物也是立體的。他相信真實呈現比夸張表達更有穿透力。這次執導《太陽照在屋頂上》,他再次將自己的經驗用于其中:重視角色的性格表現和心理體驗。“田根生”有著多面性的特點,他思想雖落后,但情感真摯,樸實厚道,具有教育改造的余地。根據梅昌勝的要求,演員塑造的“田根生”的形象,基本上做到了外滑內實,且在分寸把握上富有節制,演出了這個角色真正的內心獨白。

  梅昌勝來自湖北武漢,一口濃重的鄉音,抑揚頓挫的音韻和他筆下的故土鄉情一樣,讓人聽之難忘。他深愛著哺育他的那片熱土, 鬥陣歡樂城 總愛用藝術的彩筆描繪那片土地上發生的故事。他擅長挖掘本土文化素材,他的作品就像他那濃濃的鄉音一樣,散發著明顯的荊楚特色。

  創作反映端午文化的民俗情景歌舞劇《大端午》時,梅昌勝到農村采風,秭歸農民的一段隨意歌唱吸引了他的注意,后來被他用到了劇中,將一個內容豐富、風情迥異、特色鮮明的端午文化淋漓盡致地呈現出來。梅昌盛說,這種沒有刻意修飾的原生態表達散發出鄉土氣息,具有唯一性,這些是用專業技巧唱不出來的。

  除了脫貧攻堅,過去一年,湖北大地上最值得人銘記的莫過于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我是武漢人,疫情暴發時我就在武漢。疫情的嚴峻,人性的光輝,都是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這些在平時是很難感受到的。”七月武漢解封,梅昌勝立馬奔赴吉林,爭分奪秒地開始編排反映武漢抗疫故事的吉劇《情感快遞》。看到演員們的表演,他仿佛看到疫情之下武漢人的身影,“我賦予演員的,正是我自己最真實的經歷和情感”。

  高產、感情豐沛、作品形式多樣是梅昌勝身上的標簽。他遍訪華夏大地的旮旯角落,將點點滴滴的靈感用藝術的形式再現。武漢解封后的半年時間里,他忙得腳不著地,每天不是在埋首創作,就是奔波于采風排練的路上。舞劇、歌劇、音樂劇、地方戲……短短半年時間,梅昌勝就跨越了多種藝術形式,創作出《情感快遞》《太陽照在屋頂上》《樂園》等多部不同類型的作品。

  曾有人好奇地問梅昌勝:作為一個舞蹈編導,為什么能夠跨界駕馭如此多的藝術形式?梅昌勝對此自信地一笑:“為什么不能跨界?我的藝術基因,我的經驗積累,我感情表達的需要,都讓我自然而然地走到了更廣闊的天地里。”除了自身的藝術基因和長期的經驗積累,頻繁成功跨界也得益于他創作時的大局觀:面對一部情節相對復雜的戲,他的做法是,先將劇中的脈絡梳理清楚,然后逐步找出相匹配的“對手戲”角色,并將他們按主次排序一一處理。在遇到幾條線疊置時(正能量、負能量、愛情、親情等),他會迅速找出其中的主線,并將幾條副線作為陪襯,輔助主線達到最佳的表現效果。

  梅昌勝自幼學習舞蹈,打下了扎實的舞蹈基礎,還在戲曲劇團練過基本功。后來,他進入北京舞蹈學院系統學習了舞蹈編導知識,并在武漢大學戲劇戲曲學院研究生專業學習了戲劇學。工作后,梅昌勝報考了復旦大學語言文學自修班,利用周末從武漢坐8個小時的火車到上海,上一整天課后,連夜返回,前后三年,直至完成學業。豐富的經歷,扎實的基礎,專業的訓練,賦予了梅昌勝“玩轉”藝術的底氣。在編創舞劇的過程中,他逐漸意識到,僅僅依靠舞蹈這一種形式,已經無法滿足其情感表達的需求。藝術是相通的,梅昌勝自然地將目光投向了更豐富的藝術形式,音樂劇、話劇、歌劇、地方戲曲,這些都成了他內心情感體驗外化的手段。

  不過,梅昌勝內心深處還是最鐘情舞劇,他說:“歌之詠之不足,而舞之蹈之。就表達情感而言,舞蹈比其他藝術形式來得更痛快。”然而,舞者很辛苦,大都從小接受訓練,并在不斷的傷痛中揮灑著青春,而當青春逝去,這門藝術又開始離你而去。作為前輩,梅昌勝希望對熱愛舞蹈藝術的年輕人說,“舞蹈絕對值得去熱愛和享受,但如果發現舞蹈無法支撐個人生活,不妨將其當作終生的愛好”。

  當你讀到這篇文章時,梅昌勝或許正奔走在大江南北收集創作素材,或許正在排練廳里全神貫注地指揮排練,或許正在書房里斟酌作品的細節。他的日程表總是滿滿當當,但只要沉浸在藝術中盡情釋放自己的情感與才華,于他而言,便是無上的快樂。

  《光明日報》( 2021年01月27日 13版)

[
責編:孫滿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