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佰霖:非遺基因使藝術玩具傳承文化魅力

【明星三缺一好友廳連線對戰】 謝佰霖:非遺基因使藝術玩具傳承文化魅力 -明星三缺一儲值優惠價格

<!–enpproperty 345522492021-01-18 18:45:40.0謝佰霖:非遺基因使藝術玩具傳承文化魅力謝佰霖28758明星三缺一/enpproperty–>

  從備受矚目的藝術玩具三眼貓初代到引入非遺元素景泰藍傳承版,新晉藝術玩具設計師謝佰霖將民俗文化中的圖形元素轉化為他的畫作、雕塑和藝術玩具中。

  他迷戀中國民間藝術中生動的色彩、粗獷的線條和通俗易懂的風格;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國潮才是真正的藝術玩具”。

謝佰霖:非遺基因使藝術玩具傳承文化魅力

  1月15日,藝術玩具設計師謝佰霖接受采訪

  非遺文化與民俗藝術的積累,是什么時候開始的,是什么激勵你去追求做一位藝術玩具設計師的事業?

  謝佰霖:我是中央戲劇學院2004級表演系畢業。在上大學時,由于排練演出的關系,我經常會和舞美系的同學在一起研究舞美設計,那會兒我也會參與到他們舞臺置景、舞美燈光設計等工作中。很多大型舞臺劇的置景是需要嚴格的依據歷史文獻以及反復的推敲民俗風情才能創作的,我也就是在那個時期對非遺文化和民俗藝術有了最初的藝術積累。畢業之后我一直從事金融行業,靈感來的時候會即興創作,也一直保堅持自己繪畫的愛好。很偶然的機會接觸到了潮流玩具圈,想通過2018年我創作的Bastet三眼貓這個IP形象,去打破大家對非遺的傳統認知。讓非遺變成可玩的,可收藏的,可享受的,可創作及創新的。一股將傳統的,深度的文化魅力與現代的,潮流的次元壁壘相融合的念頭由此產生。

  目前藝術玩具作品三眼貓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二郎神”和“瑪哈嘎拉”等民俗神話形象啟發,是什么讓你對這些角色著迷?

  謝佰霖:如果你回顧一下中國神話人物的藝術作品,你會發現很多通過神話人物為主題的民俗繪畫作品都反映了各個時期,各個地域的日常生活、文化或宗教信仰。從歷史上看,神話人物作品是華夏幾千年文化精華的凝結,交融滲化進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是大眾共通心理和情感碰撞產生的藝術信仰。中國古代神話,也是中華民族的一個基因,展現的忘我精神和博大胸懷,是令我著迷的。

  “非遺守藝”這個詞是怎么來的?

  謝佰霖:其實是八個字“非遺傳承,守藝匠心”。對于最初創作靈感其實很簡單,非遺文化凝結了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精髓,是中華文化百年匠心傳承的再現,通過現代潮流藝術玩具來詮釋。這也是國內原創潮流IP與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景泰藍工藝第一次藝術上的碰撞。

  在藝術玩具三眼貓景泰藍版創作過程中難忘的瞬間?

  謝佰霖:我一直信奉著“不破不立”這句話。其實最初創作的時候是很艱難的,傳統的景泰藍工藝品是要在純銅材質上完成掐絲,點藍以及燒藍工序,藝術玩具的材質是樹脂,在最后燒藍的環節是不可能做到的,打破這種傳統工藝但遵從工序流程是我一直堅持的。最終在我的團隊首席工藝美術師崔海明老師的不斷嘗試下,在失敗中總結原因,運用純天然礦物質寶石提取元素,顏料經多次研磨,調膠時加入特質防腐材料,達到與傳統燒藍工藝相媲美,創造出專為樹脂材質“燒藍”工藝的特殊上釉手法“釉面彩”。雖然打破了傳統工藝材料,但是突破了特定的材質約束,使其煥發了新的無限可能,我認為這才是延續與發展非遺的最好方式。

  藝術玩具三眼貓景泰藍版線上拍賣成功“破圈”,你對此有什么想說的嗎?

  謝佰霖:說實話,我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信心倍增。意外是到最終落槌的價格被權威的經濟媒體報道,足以可見真正附著于藝術價值的玩具還是很容易被投資圈和收藏圈所關注認可。對于目前潮流玩具市場批量生產和定制手涂等工藝,利用非遺手藝創作展現出的景泰藍版三眼貓無疑是一次大膽的嘗試。

  對目前國內潮流玩具市場的現狀有什么看法?

  謝佰霖:首先我的看法謹代表我個 幸運飛艇 人觀點。根據我的團隊通過大數據比對和輿情分析得出國內的潮流玩具市場真正的火爆應該是從2019年,我也是從那時開始布局二手玩具寄售和修復業務,以及代理海外玩具設計師作品在國內的運營和推廣。2020年受不可抗力因素導致很多線下展會改到線上,也就是這個時候國內的潮玩設計師如雨后春筍般順勢而生,換色套娃的設計理念也使消費者消費疲勞,這個行業入門的門檻正在逐漸的降低。據我觀察,2020年的國內二手潮流玩具市場整體一直都是處于品類臃腫,發售數量龐大,有價無市的狀態,這必然不是一個良性的循環,提升產品文化自信與文化輸出才能真正保持整體市場的持續熱度。

  目前在做什么?

  謝佰霖:目前在制作Bastet三眼貓新年主題的紅包封面和表情包回饋給粉絲們。紅包封面所具有的社交賦能讓粉絲們成為朋友圈中“最靚的崽”,親戚朋友收到的 娛樂城 不光是一個紅包,還有新的話題和談資。中國最重要的節日就是春節,發紅包也是自古以來的一種傳統習俗,將紅包作封面為一款文創產品,結合新年的相關元素設計出了這么一款紅包封面,在弘揚傳統文化的同時,還可以通過作品逐漸形成、不斷演進的獨特民俗藝術和觀念形態。

  謝佰霖利用自身流量與傳統文化攜手“破圈”,傳播中思考文化體系傳承脈絡。他認為,感受非遺文化精妙,不能審美公式化,要在作品中吸收民間藝術精華,傳承中華匠人精神,非遺傳承與創新沒有捷徑,要落實到每一位傳承人和藝術創作者當中。(張文)

[
責編:楊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