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存昕:演員應該是液體,越像水越好

【明星三缺一好友廳連線對戰】 濮存昕:演員應該是液體,越像水越好 -明星三缺一儲值優惠價格

<!–enpproperty 343569822020-11-11 05:43:40.0濮存昕:演員應該是液體,越像水越好濮存昕24108光明日報光明日報/enpproperty–>

  【走近文藝家】    

  作者:怡夢(中國藝術報記者)

  有人說,他是中國演出莎士比亞作品最多的演員,也有人說他是國內演出契訶夫作品最多的演員。且不說那些“最多”,一部《李白》他演了29年,《茶館》他演了21年,《窩頭會館》他演了11年……在北京人藝的舞臺上,他永遠是一副看破紅塵、玉樹臨風的樣子。對他而言,天天進化裝間、天天背臺詞、天天演戲,是無比快樂的事情,就算自己不上臺演,做著跟排戲有關的事情,也十分滿足。

濮存昕:演員應該是液體,越像水越好

濮存昕 光明圖片

  在北京人藝建院68周年紀念演出的舞臺上,濮存昕既沒演最具人藝特色的“常四爺”,也沒演最為人稱道的“李白”,他演的是話劇《上帝的寵兒》中的“薩列瑞”。或許于他而言,《上帝的寵兒》意味著一個輪回。

  1986年,英若誠翻譯并導演了英國劇作家彼得·謝弗的《Amadeus》。在這部譯名為《上帝的寵兒》的話劇中,張永強飾演莫扎特、宋丹丹飾演其妻,兩人當時是北京人藝學員班的學員。

  離人藝很近,離舞臺卻很遠。雖然從小生長在北京人藝大院里,父親蘇民還是北京人藝著名話劇導演、演員,但濮存昕當時只是北京人藝隔壁空政話劇團“兩個兜”的小戰士,看著舞臺上的“張永強”“宋丹丹”們,他滿眼的羨慕。

  一次,空政借北京人藝劇場演出,濮存昕幫著裝臺,那是他第一次“登上”人藝的舞臺。看著臺下黑壓壓的觀眾席,“來人藝”的愿望越發強烈。

  1986年年底,濮存昕成為北京人藝的一員。在北京人藝有句老話,“你得‘入槽’,得入人藝這個‘槽’”。作為新人的濮存昕,盡管念臺詞鏗鏘有力,但總給人以“裝腔作勢”的表演感,顯然還沒“入槽”,他從同劇組演員的眼神和反應中明白自己還只是個蹩腳的演員。所以,最初在北京人藝那幾年,濮存昕只能跑跑龍套、演一些小配角。比濮存昕小8歲的宋丹丹曾說:“小濮,我們從來就沒有看好過他,他哪會演戲啊。”

  一切從頭學習,將自己化作一脈脈支流,匯入一個個角色的河道,濮存昕開始了“煉水”的歷程。

  1991年,濮存昕憑借在話劇《李白》中的表演,獲得了梅花獎、文華獎和白玉蘭獎等三個大獎。宋丹丹終于松口說了一句:“沒想到這會兒他演得挺好。”“李白”這個角色帶給濮存昕的,除了鮮花和掌聲,更有在表演上的“頓悟”。不過,這場“頓悟”,并不是在1991年,而是在十幾年后。

  2003年,濮存昕50歲,重演《李白》。時隔多年,再一次遇到角色,濮存昕有種“間離”感,他重新打量角色,重新審視自己過去的表演,才驀然發現,過去也許自己太想把“李白”演好了,反而在表演中留下了“演”的痕跡,概念化、程式化明顯。在濮存昕看來,李白是個像孩子般 鬥陣歡樂城 單純的人,演員如果用力過猛,反而會失真。

  在知天命之年二次登臺飾演李白的那一刻,濮存昕 娛樂城 終于開竅、入槽。他把自己當成孩子,演出前,在后臺化好裝,對著鏡中的“那個人”做著各種鬼臉——的確像一個老小孩。

  作為演員,濮存昕至今念念不忘英若誠自傳《水流云在》中的箴言:“演員應該是液體,越像水越好,它盛在什么容器里就是什么形。”他進一步解釋說,作為創作者,有了水一般的單純柔軟、孩童般的赤子之心,才能有融入角色的能力。

  明年濮存昕就陪伴“李白”這個角色整整30年了,他說:“也許不是我在塑造李白,而是李白在塑造我。”如今,雖已成名,但濮存昕“能完全放得下來”,無論面對觀眾還是青年演員,他都從不擺架子,身上沒有絲毫逞名氣的造作。

  在人生的前半段,濮存昕在舞臺上踽踽前行,雖也取得了成績,但讓他聲名鵲起的卻是影視。從飾演謝晉執導的《最后的貴族》中的男主角陳寅開始,《三國演義》中的孫策、《英雄無悔》中的公安局局長高天、《來來往往》中的商人康偉業……濮存昕的表演深受觀眾歡迎。

  2001年,濮存昕憑借電視劇《光榮之旅》中鐵骨柔情的軍人賀援朝一角,獲評第17屆金鷹獎“觀眾喜愛的男演員”。濮存昕說,那是他自尊心最滿足的時刻。但誰也沒想到的是,在影視事業的高光時刻,濮存昕選擇重回“清貧”的話劇舞臺。《哈姆雷特》《李爾王》《海鷗》《三姊妹·等待戈多》《伊凡諾夫》《天鵝之死》《櫻桃園》《萬尼亞舅舅》《雷雨》《茶館》《窩頭會館》《古玩》《阮玲玉》《風月無邊》……濮存昕的話劇作品涉及古今中外,不同類型。有人說,他是中國演出莎士比亞作品最多的演員,也有人說他是國內演出契訶夫作品最多的演員。且不說那些“最多”,一部《李白》他演了29年,《茶館》他演了21年,《窩頭會館》他演了11年,“在北京人藝的舞臺上,他永遠是一副看破紅塵、玉樹臨風的樣子”,圈內人談起他,都愛用“心靜如水淡如菊”來形容他。

  2020年8月,濮存昕主演的話劇《洋麻將》復演。《洋麻將》讓濮存昕懷念起北京人藝的前輩藝術家們。“于是之老師演《洋麻將》時57歲,我學他的時候已經六十三四歲了。”那種心緒是復雜的,緊迫與忐忑并存,濮存昕暗暗告訴自己,“要把這一行做好,要不然機會不多了。”

  60歲時,濮存昕曾對自己說“已得其所,安分守己”。今年他67歲了,可只要一提起排戲,仍激動不已。前段時間,為紀念曹禺誕辰110周年,北京人藝新一代演員排演《雷雨》,濮存昕忙前忙后為他們服務,每天忙到很晚才騎著自行車回家。對他而言,天天進化裝間、天天背臺詞、天天演戲,是無比快樂的事情,就算自己不上臺演,做著跟排戲有關的事情,也十分滿足。

  《光明日報》( 2020年11月11日 13版)

[
責編:白冰 ]